刘清:通过章程制度来规范科创中心的建设--今天3d预测号码推荐

发布时间:2018-05-26 15:09:59

刘清:通过章程制度来规范科创中心的建设

  新浪财经讯 由复旦大学和韩国高等教育财团共同主办的“上海论坛2018”于5月26-28日在上海举行,中国科学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研究员刘清出席并演讲。

  科技创新中心普遍来说有这几个特点:科技创新要素聚集的地方、科技资源配置的节点,还有非常关键的,是创新技术思想、技术的创新,还有创新商业模式的试验地。

  硅谷也就是斯坦福工业园与硅谷,硅谷是高技术创新的开创者,主要是位于硅谷南端长25盈利的谷底。二战后,斯坦福大学开辟工业园,允许高技术公司租用土地。另外,高学历员工的专业科技人员占的比例非常高,所以它的经济贡献和人才吸引力非常强。它在人才培养方面非常突出的,比方说截止到2017年,斯坦福大学培养出来60多位诺贝尔奖得主。

  刘清表示,硅谷取得的巨大成功,跟它的价值管非常有关,人的价值的重视、人文主义的管理与信息共享,另外一个,人才的超快流动、弹性的工作制、追求效率与速度。当然,风险投资在其中所发挥的作用也不容小看。硅谷公开的数据能看到的,有1000多家风险投资机构和2000多家中够服务机构在其中发挥作用,这些风机构,不仅向有前途的公司提供资金,而且还提供管理、会计、历史、广告方面的咨询,为一些世界知名企业的发展壮大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。

  北卡三角科学园,知名度没有硅谷那么大,但是历史相当悠久,1959年创办,位于杜克大学、北卡大学和北卡州立大学组成的三角中心地带,是一个具有很高声誉的科学园,吸引了各大企业在其设立研发中心。它最早的启动经费,完全是私自人民和企业界的捐赠,它创建的目标,主要是吸引美国企业来研究园建立新的研究机构和生产设施建设,创建本州的新产业,并且带动全球经济的发展。

  有一些知名的大学,比方说杜克大学、北卡大学,IBM在1965年建立了系统通信部的研究实验室,带动大量高科技企业的进入。另外,1965年美国卫生部国家环境卫生科学研究所进入。

  企业与大学的合作,在园区也有非常好的体现,大学通过介绍迅速将学术成果转化为商品、园区、企业赞助三所大学的科研经费。

  它的三角研究基金会拥有三角圆区下设的三角服务中心有限公司,负责园区的管理,确保园区高效运行的机构。

  它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,就是官、学、产共同管理的模式,避免政府利用行政权利共同干预。核心企业在园区的形成与发展过程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,通过主导核心企业的衍生、裂变、创新与被模仿,逐步形成产业集群。产业不断升级与创新,又促进了北卡三角工业园的持续发展。

  第三,日本筑波科学城,最早起源于日本东京的大都市区发展规划,当时设想在东京周边建立一个小的微型城,把所有国家研究寓教于机构以及人员迁移到这个地方。

  在技术转移方面,它的官方主导的技术转移中介机制,专门设立筑波全球技术革新推荐机构,作为经济、学术、政府合作的核心机构,由政府官员、筑波大学研究机构以及企业代表共组成,这个机构,主动搜集科学城内的技术成果、产业发展需求信息,通过它的合作网络,来实现共享。

  第四,德国穆尼而高科技工业园,这是德国电子科学研究中心,拥有叔伯价电子工业公司,西门子就在贼里。1984年,由慕尼黑主导成立的监管会,对进区企业提供签证服务。在这个区域,实际上也是大学研究机构和企业高度积聚的地方,包括电子与微电子研究中心。

  最后一个,就是伦敦东区科技城,这个科技城,从年代上讲是比较晚的,在2010年初的时候这个地方只有85家科技企业,2010英国政府发布“英国科技城”的战略,承诺投入4亿英镑支持科技城的发展,主要在改变英国缺乏本土企业龙头企业的现状,试图培育本土创新企业将论但打造成世界科技中心之一。

  它这么快速的成长,当然跟他对外的宣介有密不可分的关系,通过举办国际研讨会、积极参加欧盟的创新论坛等形式,加强国际联系、吸引人才、企业和资本的流入,另外,也通过一些知名企业的CEO来推介这个科技城。

  通过前面我简单的举的五个例子,实际上,在研究过程中还有更多的案例,比方说顶级的科研人才在这些区域聚集、创造源头技术也是这些区域的特点,特别注重学术交流以及文化环境的创新。

  基于前面的这些研究、比较和分析,我们有一些启示:第一,这些科创中心通过章程与制度来支持和规范科创中心的建设。日本筑波科学城的这个,刚才我介绍了,有专门的建设法来保障园区的建设,韩国大德研发特区,专门有《议程特编法》来保证其建设。英国的伦敦东区,也是根据法案的规定,来投入相关的资源支持园区的建设。

  第二,是构建友好环境、面向全球吸引优秀人才。比方说伦敦东区,英国从2017年开始,每年从国外引进1000名杰出人才的政策,蕲州有200名,是通过英国东伦敦管理机构负责审查和认证。

  第三,引导新兴产业的发展,形成创新集群的辐射效应。德国慕尼黑高科技工业园与慕尼黑生物技术集群紧密结合,培育了众多生育技术公司。日本政府实施产业集群计划和支持集群计划,支持建设有潜在竞争力的总小企业快速增长。

  第四,支持创业,有效推进技术转移和创新商业化。硅谷推出了一种模式,研究机构、大学技术研发和人才培养,与产业发展和企业需求紧密结合、形成利益。通过多种措施,克服障碍因素,使更多的科技成果跨越或者逃脱死亡之谷。

  第五,设立各方参与的理事会机制,避免政府过多干预。比方说德国是监管会,北卡是私人非营利三角基金会管理。

  新浪声明:所有会议实录均为现场速记整理,未经演讲者审阅,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